公务员输10万积蓄 拍100张内参照片供给间谍赚钱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8-09-17  浏览 次  

原标题:暗战背后 谍影重重

说起间谍,可能更多想到的都是电影中007的形象。但实际上,间谍活动无孔不入,更有被间谍策反的情报人员就是我们身边的一些普通人,尤其是台湾间谍借互联网威逼、利诱,策反大陆公民的情况日益增多,学生、公职人员、涉密单位职工都是他们的目标。

日前,国家安全部门公布了4起台湾间谍组织策反陕西地区的公民为其搜集、传输情报的案例,情节令人触目惊心。

案例

拍飞机给钱

找工作遇上间谍

半年间多次到阎良搜集情报

小伙在网上找工作,没想到引来台湾间谍。在间谍的引诱、拉拢下多次搜集、传输情报,最终因此接受了国家安全机关的审查。

以“反贪部门”职工身份进行初步接触

1990年出生的吴明(化名)是咸阳人,曾就读于西安某高校航空机电设备维修专业。毕业前,吴明到某军工企业实习,从事飞机机身的机械维修。毕业后,吴明曾先后做过几份工作但都不太满意。

2014年八九月间,为了找份称心的工作,吴明在“中国航空人才网”上注册个人信息,并通过该网站向多家航空公司及航空制造企业投递简历,但大多都未得到回复。

2014年10月18日,吴明和同学、朋友到秦岭游玩途中,其微信上收到一条验证信息,内容为“吴先生你好,你的简历已被查阅”。看到这条信息,吴明以为是他之前投递的简历有了回应,便通过了验证添加了一网名为“老张”的微信好友。

老张称,他是某大型航空企业下属反贪部门的职工,专门秘密调查该企业内部的贪污腐败、偷窃油料等问题。两人交流中,老张详细询问了吴明的工作经历及求职意向。

吴明告诉老张,他仍然希望进入阎良的西飞工作,因为该单位实力雄厚,离家也比较近。老张表示,如果吴明兼职帮其暗中调查该企业的贪污腐败行为的话,可以想办法帮吴明进入西飞或试飞院,这样不仅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还能赚点外快。

起初,吴明对老张要帮自己进入西飞或试飞院的事情并未太在意,直到老张“动用关系”为其打听西飞有没有招人计划时,吴明才觉得也许老张说的是真的。

及时支付报酬

让小伙“帮忙”搜集情报

在初次与老张联系的一两天后,吴明再次收到老张的信息。老张称,为了帮吴明联系工作,他找了一个在试飞院工作的熟人,但对方表示当时试飞院没有招人计划,要等到第二年再想办法把吴明弄进试飞院。

之后,老张提出让吴明帮忙到试飞院去一下,只要吴明拍一张试飞院门口的照片就可以付给他500元车马费,吴明觉得这样赚钱挺简单便同意了,并给老张提供了银行卡号。第二天,吴明就收到了500元,他觉得钱来得很容易,便想多要一点。于是,他提出希望租车去阎良,老张很爽快地就答应了,随后又给其汇了600元。

吴明说,当时他第一反应感觉有些奇怪,他和老张认识没多久,对方就帮他找工作,活还没干对方就爽快地付了1100元,这让他认为老张做事很大方,也很有诚信,也许以后还能从老张处赚更多的钱,因此他愿意给老张“帮忙”。

2014年10月26日,吴明联系了其同学李军(化名,在试飞院工作,住试飞院宿舍)并于当晚住在李军宿舍,当天经过试飞院大门时,吴明用手机拍了一张试飞院大门的照片。

次日,吴明、李军与另一位同学汇合,一起到西安航空学院游玩。在此期间,两架某型战斗机从学校上空飞过,吴明快速抓拍了两张。

回到家后,吴明先将试飞院大门的照片通过微信发给了老张,老张表示赞许。随后,老张又问还有没有其他照片,最好是有飞机的照片,于是吴明又将在学校上空抓拍的两张照片发给了老张,老张称赞其“做得非常好”。

几天后,老张又给吴明汇了350元,表示这是上次去阎良拍飞机的额外奖励。另外,老张还希望吴明能再去一次阎良,看看飞机的起降情况,如果能进入试飞院最好,回来后仍然会支付给他报酬。吴明觉得这钱容易赚,便答应了。

自认为给间谍提供的资料不涉及国家机密

吴明表示,老张任务布置得非常详细和具体,比如“几点几分什么飞机起飞、几点几分什么飞机降落、什么机型当天共飞了几个起落、机场内有什么异常”等问题,还让他寻找合适、隐蔽的角度进行拍摄。几次下来,吴明对老张的这些特殊要求和超乎寻常的谨慎态度起了疑心,这背后是不是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随后老张又提出,如果能拍摄到军用飞机编码,一张照片奖励1000元。吴明隐隐意识到,老张很可能是一名利用自己搜集情报的间谍。

吴明说,他当时虽然怀疑老张的真实身份,但觉得这个钱挣得比较容易,并且心存侥幸,想着自己向老张提供的照片或文字应该都不是啥涉密的东西,并没有多大的危害,周围附近的人也都能随便看得到,所以才继续给他干。

从2014年10月第一次到阎良帮老张拍照开始,在老张授意下,吴明曾先后多次到阎良进行观察、窃拍、记录。在这期间,吴明每次按照对方要求完成拍照、观察、记录、报送等任务后,老张均会在当日或次日支付报酬,每次300元到800元不等,吴明共收取老张报酬6950元。

办案人员说,为了稳住吴明,老张还大打感情牌。有时候给吴明发点过节费、额外奖励,到后来以“正式员工”、“保底工资”等来拉拢吴明,当听说吴明的父亲身体不是很好后,还多给他了几百元让他给父亲购买补品。老张的腐蚀拉拢,让吴明感动不已。

2014年12月,老张给吴明发了一张阎良地区的卫星地图,要求吴明在地图上标出试飞院的位置,尽管吴明看不懂卫星地图,但他还是手绘了一张试飞院的地图发给老张。

2015年4月,国家安全部门已经通过相关线索掌握到吴明曾多次到阎良试飞院附近活动,涉嫌从事间谍活动,并进行了取证。2015年5月4日,国家安全部门将吴明控制审查。

办案人员表示,他们向吴明亮明身份的时候,吴明很清楚自己的问题。他表示,知道总有一天国家安全部门会找上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警示

军事观测类的间谍活动危害重大

经过相关部门鉴定,台湾间谍人员可以根据吴明提供给老张的照片资料了解我军新型武器的研制过程,或掌握军方特定类型航空武器的装备数量和规模,降低新型武器的威慑力,危害非常大。

办案人员表示,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涉及我军事活动的间谍案件。在这一类案件中,台湾间谍人员以小恩小惠引诱一些居住于我军工企业、部队营区附近的群众,采取定期观察、记录、拍照的方式,为他们搜集装备测试、部队调动等动态性情报,这类情报看似涉密程度不高,但如果形成一定规模的情报网络,再通过不同情报源的交叉印证,可以即时地分析掌握我军事斗争准备动态、最新武器装备的研制进展等情况,会给我国家安全造成重大危害。

按照我国《反间谍法》和《刑法》的相关规定,参加间谍组织或接受间谍组织以及代理人任务的行为属于间谍罪。国家安全机关告诫那些心存侥幸、铤而走险的人,任何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案例

危险的兼职

为境外窃取、提供国家机密获刑10年

他原本是国家公务员,却在金钱的诱惑下为境外间谍组织提供国家秘密,从一名公务员沦落为危害国家安全的罪犯,并为此付出了10年有期徒刑的代价。

网上求职

找到兼职“搜集资料”的工作

1962年出生的李军(化名)是一名知识分子,曾教过书,后调入陕南某县党政机关工作,他还是陕西省作协会员,经常写一些诗或文章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

李军说,他自从进入党政机关工作后,逐渐结识社会上的一些朋友,经常和他们一起打牌,很快便输光了约10万元积蓄以及向朋友借的几万元,再加上那段时间他按揭买了一套房,使得经济更加紧张。为增加收入,他便想找一份兼职。

2011年上半年,李军在一些地方人才网站上发布了求职简历,他在简历中公布了自己是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以及省作协会员等信息。

李军说,他在网上发布简历主要是想找一份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兼职,有一些学校邀请他去任教都被他拒绝了,直至收到那两封影响他一生的邮件。

2012年5月28日,就在李军觉得找兼职工作已经无望时,他收到了一份“搜集资料”的兼职工作的邀请。同年7月3日,他又收到一份类似的工作邀请。由于当时正缺钱,同时兼职“搜集资料”简单又不影响工作,对方还承诺会给不错的报酬,李军便同意了两家“搜集资料”的工作邀请。

从要求搜集内参逐步升级到搜集机密文件

李军说,他先后收到两封邮件,都让他帮忙“搜集资料”并付给一定的报酬,对方均要求搜集各种内参、政府内部文件或公文等,他在工作中有时候会见到这样的文件,当时想,给对方发几份文件就能赚钱挺不错的。从那以后,他一直通过邮件与对方两人联系。

根据李军与两人的邮件来往记录显示,2012年5月28日,他收到自称叫王一扬的人的邮件。王一扬称,他是澳大利亚一所非政府组织研究中心的员工,希望能找人协助搜集各种内参、政府部门内部文件或公文。他通过博客(李军博客中提及自己是公务员以及省作协会员的身份)发现李军可以胜任,并愿意提供较高的酬劳。李军回复称,愿意帮忙,但希望能有一定的收入。

2012年7月3日,李军又收到一封自称“张志坤”的人的邮件。其要求与上一封邮件差不多,并提出长期合作可以支付固定薪资,李军也同意了对方的要求。

同年7月底,李军将几份内参拍照后分别发送给王一扬和张志坤。收到资料后,王一扬表示李军发送的内参他手中已经有了,但鉴于李军的合作诚意,给其付了2000元人民币。张志坤同样表示,这些内参没有价值,但也给李军付了1000元。

李军说,他收到钱后曾犹豫干这事是否有风险,但最终觉得这样来钱容易,收入也挺可观,并且内参又不是什么重要机密,便将收到的钱用于消费。

第一次发送资料以后,李军与王一扬、张志坤又多次通过邮件联系,王、张均表示,如果李军能搜集到机密级文件,收到的报酬会更高。这时,尝到甜头的李军已经沉溺于发财梦中,并开始留意搜集能让对方满意的“资料”。

办案人员表示,无论李军第一次给间谍传送的资料是否有价值,对方都会给他付钱,这是台湾间谍的一贯做法,主要是为让李军觉得对方很有诚意,同时陷入赚钱容易的圈套,以便以后提出更高要求。

将3项机密级、1项秘密级国家秘密提供给间谍

李军称,第一次发送“资料”后,王一扬、张志坤又提出使用压缩软件对文件进行压缩、切割、加密后再传送,另外在传送文件时,不要使用“重要信息”等字眼。两人教授的方法有些类似,并且均表示“这是为了安全考虑”。

李军说,当王、张两人提出搜集机密文件并加密传送时,他已经开始怀疑对方是境外的间谍人员,但在金钱诱惑下,他选择继续帮两人收集“资料”。

2012年8月8日,李军在工作期间发现,与其在同一间办公室的同事的办公桌上有几份密级文件,他想到王一扬、张志坤均表示让他搜集这类文件,便趁下班后办公室没人的机会,将这些文件拍了下来。因密级文件数量不多,李军又拍摄了100多张各种内参的照片,以“学习资料”的名义发送给了王一扬。

王一扬收到文件后表示,准备与李军建立固定合作关系并给予固定酬劳,李军同意了。之后,王一扬给李军发送了一份“亚太研究中心个人简历”,并称填完简历,李军就是他们的正式“员工”了。

就在李军欣喜于能拿固定酬劳时,国家安全部门已经发现他向间谍组织提供情报的问题。

2012年9月10日,王一扬因收到密级文件再次给李军付了2000元,而这时李军已经被国家安全部门控制。

经过相关部门鉴定,李军给间谍组织提供的情报中包含3项机密级国家秘密、1项秘密级国家秘密,危害重大。

2013年,法院以为境外窃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李军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并没收涉案相机以及5000元赃款。目前,李军仍在服刑中。

办案人员表示,间谍人员以固定酬劳引诱李军填写简历,一旦他填写了简历,就等于完成参与间谍活动的手续,如果有一天李军不想为对方搜集情报了,这份简历很可能成为间谍人员对其要挟的手段。

警示

互联网成为台湾间谍获取情报的重要渠道

办案人员表示,王一扬和张志坤就是台湾间谍机构负责搜集情报的工作人员,他们在网上通过邮件勾连,打着政策咨询、学术研究和兼职招聘的名义,来要求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为他们提供内部参考、红头文件和带密级的文件资料,这是间谍人员惯用的手法。

近日,华商报记者在监狱中见到了李军。

李军说,服刑这些年他一直反思与间谍接触的各种情节,他在金钱的诱惑下,在已经怀疑对方间谍身份的前提下,仍抱有侥幸心理给对方提供情报,最终铸成大错。他希望目前与间谍人员有联系的人员,一定要悬崖勒马,中断与间谍人员的联系,以免给国家造成损失,同时也不要让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给家人造成困扰。

国家安全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台湾间谍针对大陆的间谍活动从未终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其主要方式是台湾方面派间谍到大陆从事间谍活动,但经过长期打击后,逐渐开始怂恿大陆居民为其从事间谍活动。近年来,大陆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通过互联网拉拢大陆居民从事间谍活动、传输资料成为台湾间谍的重要手段。例如,间谍通过网络求职简历发现特殊群体,通过技术手段添加在涉密单位附近的好友加以利用,并以支付蝇头小利为诱惑,唆使对方为间谍机构搜集情报。 华商报报道组

板栗头,炮火杀狼花,劳斯莱斯银鬼,义犬报火警,免责声明:[益阳新闻]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公务员输10万积蓄 拍100张内参照片供给间谍赚钱]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将[http://www.shuangweikeji.com/youxizixun/20180917/13615.html]发送到主页[http://www.shuangweikeji.com]下邮件地址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热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