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妈妈生下宝宝,公婆和男友却带着孩子玩“消失”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8-09-18  浏览 次  

原标题:癌症妈妈生下宝宝,公婆和男友却带着孩子玩“消失”

“还有3天,我的小KK就满一百天了。”茜茜(化名)不禁又拿出手机翻看儿子的照片和视频。已经13天没见到孩子的她,一边看着小kk在手机里手舞足蹈,把手鼓拍得啪啪直响,一边悄悄哽咽着泪水,怕被从厦门赶到重庆来照顾她的爸妈看到。“都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

茜茜和小虎的合照

茜茜原以为生下儿子,等到儿子半岁后,就能隆重地举行婚礼;到时候,正好可以搬进交接的婚房,公婆还口头承诺给茜茜买辆车。这一切看似的幸福,却都在茜茜生完孩子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男方不仅全家联系不上,电话、微信、短信不回,就连儿子也见不到面,原来在大学城的住家也大门紧闭。有“家”不能回的茜茜只能和父母在重庆新桥医院附近找了出租屋暂住。

昨日下午1点,记者来了新桥正街的出租屋,见到了做完化疗的茜茜。

恋爱三年,为他从厦门来到重庆

生下健康男婴后被确诊淋巴癌

茜茜今年27岁,之前一直生活在厦门。一直以来,她都是父母眼中从不让人操心又有能力的“骄傲”。

一打开门,茜茜穿着长袖长裤坐在沙发上,身上围着被子,头上还带着防风帽,起身时还要借助一旁的沙发把手。

生病之前的茜茜是个大美女

“我是不是很丑,头发也没了。”茜茜低着头说到,“你看看我之前,连怀孕的时候都很美。”记者注意到,茜茜是个爱美的女孩,一头长发,大眼、尖下巴,即使是怀孕她也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还化着淡妆。但在确诊为淋巴癌后,经过两期化疗,茜茜的长发掉成了一块块的小绒毛,脸和下班也肿了,手臂因为做治疗有些淤青。

生病之前的茜茜是个大美女

“茜茜身体一直很好,体检也没异常。”张女士在一旁搭话到,好在淋巴癌是良性的,孩子也很健康。而说起这孩子,得从三年前说起。

三年前,茜茜把自己在厦门一家两百多平的SPA养颜馆转手给别人之后,准备用手里的钱带着父母移民澳洲。从之前茜茜发的朋友圈信息和茜茜爸爸曹先生口中,记者证实了这一点。在一边办理移民手续的同时,茜茜也计划着旅游。

2015年6月份左右,从香港和澳门回来的她又报了去泰国的团,就是在这次旅行中,她认识了比自己小7岁的小虎,今年22岁,从事网球相关工作。

“当时从没想过和他有点什么,一个团的几个年轻人都聊得来。”茜茜回忆到,因为怕这段往事提起时,父亲心里难受,她特意让曹先生下楼去了。

在旅行团结束后,小虎就开始了猛烈的追求,送礼物、吃的、用的、穿的、还做生日视频等。用茜茜的话说“礼物都不贵,胜在有心。”半年后两人确立恋爱关系,移民计划也终止了,茜茜还从厦门来到了重庆,自己找了份工作养活自己,还开了三家店,其中一家在双碑叫“鲍汁抄手”。但在去年10月发现自己怀孕后,就搬到小虎位于大学城的书香溪墅小区,并在男方家人的反对下,关掉了自己的门店。今年6月12号,茜茜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婴,但因为产后并发症出现心脏有血栓、癫痫等,去医院做检查时,被确诊为淋巴癌。

他微信正说着“砸锅卖铁要救你”

就全家和宝宝“消失”了

“我当时听到这结果,人都软了。”张女士告诉记者,在茜茜怀孕的时候问了医生,对方说若没身体特别不适,建议保守治疗。“我就自我安慰,可能是孕肿。”

茜茜在生下儿子后,就回到男方书香溪墅小区,在那里坐月子,而张女士就负责过去照顾茜茜的月子。但没想到才过半个月,茜茜就胸闷、咳嗽、呼吸困难。这一检查,医生确诊说是淋巴癌。在确诊之后,一开始是小虎和张女士两人轮番照顾茜茜,但渐渐,茜茜发现婆子妈的态度有了些变化。

宝宝小kk的照片

茜茜比小虎大7岁,小虎还没有到法定扯证的年级。而两人当时也和家里人商量,在小虎满22岁以后,也就是儿子快半岁的时候,再举行婚礼。

“婆婆是个强势的人。”茜茜说,“她把孩子直接抱到自己的卧室,不让我和我妈碰孩子。”茜茜哽咽到,做完治疗回家后,婆子妈还常常坐到她床前跟她讨论今后治疗费的问题。

“她这个病不能生气,要静心,但她老是跟茜茜说这些,急得她一下就病严重了。”张女士抹着眼泪,“小虎爸爸还对我出手,推我,他妈还在我脸上指指点点。”

茜茜目前已经做了两期化疗,第一期化疗的检查和住院治疗费用都是小虎家掏钱治疗。每次在医院治疗完后,小虎就开车来接茜茜回大学城的家。而张女士就自己在外面找了个几百元的出租屋暂住。9月6日,茜茜爸爸从厦门赶到重庆,小虎去机场接了他,之后就是茜茜的爸爸妈妈自己照顾女儿。

“我来重庆,就见了他两面。”曹先生在下楼前给记者说道,“在他说了‘我出去一下’后,就再没看到。”

小虎是9月7日“消失”的,这天以后茜茜打电话过去,总是正在通话,或者不在的服务区。发微信、短信对方都不回,给公婆打电话更是没人接。“就是全家都联系不上了,我宝宝也不知被抱去哪儿了。”

茜茜给记者展示她之前和小虎的聊天记录

记者注意到就在9月7日晚上8点13分,小虎还在微信里安慰茜茜,虽然说着“我真的怕到那个紧要关头,拿不出钱”,但也说了“砸锅卖铁也要救你。”而在此后,茜茜发去的大多数消息都没得到回复。

每天翻宝宝的视频成了她精神支柱

“见面好商量,请不要带走我的宝宝”

茜茜给记者翻看自己的手机,里面大部分都是宝宝的照片,有喝奶歪嘴笑的、有打哈欠的、还有双手举着睡觉的……茜茜说,这都是以前,小虎一家还没有失联的时候,婆子妈发到微信上后,她保存的。

茜茜每天都会看儿子以前的视频

虽然茜茜联系不上小虎一家,但在9月13日,茜茜和张女士回大学城时,看到小虎的车了。“我想上前去问他为什么不回我,为什么联系不上他们一家……”茜茜说他们坐在车里追着他的车在后面,直到小虎的车回到小区。“他不愿意解释什么,也不下车见我。”回到小区了,茜茜这时才发现,大学城这个家已经“没人”了,宝宝也不见了。

“我不知道宝宝吃奶粉习不习惯,这天冷得这么快,他们有没有给宝宝买衣服。”每天看宝宝以前的视频和照片,成了茜茜的精神支柱。“医生说我以后生育可能性很小了,再生可能就是要命了。”

在张女士看来,就算是茜茜有淋巴瘤,若不是为了生宝宝引发一系列并发症,就不会耽误治疗时间,就不会变得现在这么严重。张女士一边给记者看在医院的诊断报告,一边说道“我女儿拿命换来的宝宝,他们凭什么带走。”而在曹先生看来,原本好好的女儿,一切美好的计划,要不是遇上小虎,现在一家人都已经在澳洲了。

茜茜回忆到,她见宝宝的最后一面,是9月3日。当天,茜茜因为血栓脱落压迫大脑神经导致左半边身体完全无法动。因为是从家里去医院急诊室,走的时候情况很紧急。“我从门缝里看了他一眼,他盖着蓝色的被单在睡觉,穿着我买的短袖衫。”说着,茜茜大颗大颗地眼泪掉下,身体有些抽搐,“我想我的宝宝,他们‘偷’走了我的宝宝。”

昨日下午2点17分,小虎从微信上给茜茜发来一段文字:“你的东西能找到的我都拿给你了,其他的我找到了再一并寄给你……过两天给你一份法律文件……你要是着急可以先去厦门……”茜茜赶紧回复“什么文件,当面谈”。但对方直到记者发稿时还没回复。随后记者也给小虎打去电话,均打不通。

茜茜表示,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要回孩子,其他事情都可以当面好好聊。“他不要我了也行,不治我不管我都可以,我只要带孩子回厦门。”

律师:

虽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夫妻关系

但作为生母,她有权要回孩子

重庆天森律师事务所程军仁律师:当事人和男方没有正式登记结婚,从法律角度上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夫妻关系,因此男方对女方就没有照顾义务,就只能从对小孩的“抚养和监护”角度来看,给女方一定经济支持。

现在困扰女方的是,她想要回孩子。目前情况是她自己在生病化疗,而孩子和公婆以及丈夫都联系不上。当事人是孩子的亲生母亲,她当然可以要回孩子。

父母才是孩子的监护人,孩子的爷爷奶奶都没有权利带走孩子,不让母亲接触孩子。加上女方身体有可能不再生育,她是可以以孩子母亲身份要回孩子的。

个人建议,一是和孩子父亲、公婆当面沟通协调解决,二是可借助网络平台等其他舆论方式为自己发声。

公婆带孩子的奇葩事,公婆不给带孩子,孩子自己带还是公婆带,公婆,免责声明:[益阳新闻]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癌症妈妈生下宝宝,公婆和男友却带着孩子玩“消失”]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将[http://www.shuangweikeji.com/xiuxianqipai/20180918/13622.html]发送到主页[http://www.shuangweikeji.com]下邮件地址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热门更新